諸悪の根源

最近站了allAlty的易溶打call机

【日常向?】论一个迷弟的自我修养(一个小--段子)

大概是校园AU,ooc会有的,这次带卡达尔玩( °༥° )(感谢你们的关注推荐小心心!再不更新就太不好意思了)

长长的睫毛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嘴角的一处伤疤为他平添了几分冷冽的气息,锁骨由于胸口的起伏而若隐若现。他像猫一样缩在那排座椅的角落里安睡,每天早上,老位置,到站准时下车,从没变过。卡达尔撑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自从有一次坐在他对面后他每天都会留意一下那个人,不知不觉一看就是二十多分钟。

他还真是……挺好看啊,不知道他要去哪呢…卡达尔一边默默感叹一边开始了神游。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因为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直觉告诉卡达尔他们在哪见过,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虽然他们在同一站下车,但那个人总是很快便隐入人群,像是从没存再过一般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想什么呢,”突如其来的疼痛把卡达尔拽回现实,他抬头瞪向敲自己脑门的那个家伙,“小家伙谈恋爱啦?”马利克调侃似地打量着卡达尔。

“说什么呢哥?我怎么就谈恋爱了?”

“你走神走了半个多月了还说没有?从A考到C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吗?我再不提醒你下次是不是就U*了啊?哪个姑娘把你迷成这样?”

“嘿!我都说了没有!你怎么跟老妈一样?”

马利克正准备继续说教就发现卡达尔已经趁他不注意溜了,一边跑还一边喊我下节课快迟到了拜拜啦哥……

操碎了心的马利克感觉自己这是养成失败了:“迟到个头,午休才刚开始啊…”
几天后马利克再一次逮住了卡达尔,这回他一定要问个明白。


前不久艾吉奥扯着一帮朋友去喝酒,马利克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不料还是没能躲过,大半夜里被叫去把喝迷糊的阿泰尔拖走。那个麻烦的菜鸟哼哼地傻笑着,凑在他耳边说:“我告诉你个事,地铁上有个人整天盯着我看,都半个多月了…还长得有点面熟…像……你弟…我偷偷观察了好几天了,越看越像……”马利克听不下去了,一把把那个家伙推开:“喝傻了吧你,瞎扯什么,我弟为什么要看你?”他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决定让卡达尔远离这个家伙。

这就是为什么马利克见到卡达尔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小子是不是看上阿泰尔了?”卡达尔带着尴尬又不明所以的表情立刻反驳:“什么阿泰尔?我认识这个人吗?”
“就是小时候跟我们一起玩的那小子啊,你不会忘了吧?他现在在我们学校,每天早上乘地铁过来,你没印象?”
卡达尔顿时感觉豁然开朗:“哦----这么一说还真有点……不过他果然还是…啊我真没有看上他什么的你别瞎误会啊!”
“那就好,这个家伙虽然成绩好但是是个大麻烦,你最好离他远点。我来就是提醒你一下。”马利克依然觉得哪里不对,但他暂时是放心了。

“阿泰尔学长早上好!”

“学长又去图书馆吗?”

“哇阿泰尔你太牛了这都行!”

“哦哦这样吗请您下次务必带上我!”

自此之后马利克天天都会遇见追着阿泰尔跑的小跟屁虫卡达尔,并且每次都愤怒地把他赶回去,接着开始数落阿泰尔。
这日子没法过了,头疼的马利克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

昨天刻的卷福( °༥° )
素材是以前用某软件的时候找的,不清楚出处呢…_(:3」∠)_
有段时间没动刀了,算是复健中的产物吧

【橡皮章】没法打印就临摹了一张二太爷www
第一次刻自己画而不是描的图好紧张( °᷄д°᷅)
不是很像但还是超开心的嗯…

学着画妹子ing(๑و•̀ω•́)و

【EAE?】论信仰之跃错误的打开方式。

晚自习想到了这个梗,就当存个段子吧,只是想看这两个人同框嗯……尽量不ooc。
占的tag有点多抱歉额(๑⃙⃘°̧̧̧ㅿ°̧̧̧๑⃙⃘)

Ezio确定,他刚刚在弗洛伦萨的鹰塔上系完鞋带,飞身一跃后稳稳地落进稻草堆。当他探出头后,周围的一切都透着一股陌生感。青灰的街道,陌生的口音,四处游荡的十字军,只有一点可以确定——这里已经不是弗洛伦萨了。
总之先去高一点的地方吧。Ezio快速地爬上附近的民房,在房顶上缓步奔跑,观察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他不是不想去询问街道上的百姓,只是他完全无法和操着一口中东口音的大婶愉快地交流。途中Ezio注意到了一个开口的屋顶,刻着熟悉的刺客组织的标志,架子下似乎是一个庭院。
好奇心使他蹑手蹑脚地翻了进去,里面的房间里似乎站着一个短发,身着黑色长袍的男人。
“您好…请问这里是…哪?”
这似乎是个十分愚蠢的问题,在表明自己没有敌意后Ezio一边等待着对方的回答,一边想扇自己一巴掌,我TM怎么就这么鲁莽地闯进来了,而且还问这种问题。
男人打量着他华丽而繁复的服饰,还有兜帽,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吐出:“这是耶路撒冷,你看起来不像是这里的人,有什么事吗?”
耶路撒冷?!他这是卷入什么神秘事件了吗?Ezio倒抽一口凉气,尽量冷静地回答:“抱歉打扰了…我这就走……”他得想办法回去,但现在这个状态只会给别人添麻烦。
刚要出去,一个头戴白色兜帽的男人从房顶跳下来,直直走向房间里的那个人。
“Malik,我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完成任务的情报,给我羽毛。”他听见那人这样说。
“说来听听。”Malik简短的回复。听着那个人好像有些不爽地陈述完,Malik叹了口气,调侃似的开口:“Altair,你还是那么心急,上次任务的失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Novice?”
Altair?耳熟的名字。Ezio的
脑中浮现出那坐先祖的雕像 ,宛如孤傲的雄鹰。如果这就是他伟大的先祖Altair的话,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看一眼。
此时的Altair已经走出了房间,看到Ezio的时候他偏了偏头,没来得及等他的头号迷弟开口,就径直走向墙壁,利落地爬出据点。
“诶诶诶大导师别走!”Ezio以最快的速度跟了上去,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即使被打也不能放过!
Altair发誓他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烦的人,那家伙追着自己跑了大半个耶路撒冷,累的气喘吁吁也不肯放慢速度。真是没完没了,他停下来,看着那小子撑着膝盖喘了一会,抬起头恭恭敬敬地说:“大导师您好我是你的后辈Ezio…”“哦。所以你是任务失败了需要我护送你还是藏了旗要我去找?”红色的腰带在风中飘着,Altair有些不耐烦。
这要怎么说?我穿越了您神通广大能不能把我送回去?Ezio发现自己只是单纯地想打个招呼,却表现得像个痴汉。最终他还是说了:“这有点复杂…总之就是我在信仰之跃后发现自己在这个城市请问有什么办法让我回到弗洛伦萨吗?”
看着这个“后辈”手舞足蹈地说着不明所以的东西,Altair无语地表示:“这附近有个鸟瞰点你可以去跳跳看。”

Happy birthday to Desmond!!!
虽然只会涂大头但我还是想发呢(´///ω/// `)

前段时间画的番场君……
略丑(´-ι_-`)

∠( ᐛ 」∠)_
两张对于游戏截图拙劣的模仿…
Alty超~可爱!

逛了圈b站……不会画图不会写文但这对cp粮好少啊不够吃……
第一次p图失败得飞起嗯